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辣椒和冰块
辣椒和冰块


“辣妹子辣,辣妹子辣,辣妹子从小不怕辣:辣妹子辣,辣妹子辣......”

厨台边的一边轻轻哼唱,手中娴熟地切着辣椒,粉嫩软腻的舌尖轻轻弹着两颗洁白如玉的可爱的小兔牙火红的辣椒勾起了这个火辣女孩的味蕾记忆,纤纤玉指一挑,秀舌轻卷,一条辣椒丝就塞到了可爱的兔牙儿下。

抬起卷起袖子的左手,细嫩的小手向内腕勾着,婀娜如一朵含苞待绽的玉兰花,一偏头抹去了鬓角调皮的发丝。

粉唇微微耸动,火辣辣的清甜瞬间在唇间荡漾,清爽的脆嫩仿佛在齿间回响,舌尖沾到浓郁的汁水----“哇!好辣呀!”樱桃小口瞬时开到了不可思议的角度,哈哧哈哧吐出红嫩嫩的娇舌,白嫩的小手扔下刀并做了手刀状,飞快在吐出来的舌头前煽动,可自己的小手太娇小了,双手左右开弓。

“嘶...嘶...”她双唇翻开,向口腔内抽着冷气,气流挤过闭合的密齿间,带来些许清爽,呲出来雪白的八颗小牙,如同经理要求的作出最可人儿的微笑那样,顺便带出了连同粉白的牙花子,可惜此时鼻子微抽,一双迷人的桃花眼被生生挤压成了指甲缝儿,还挤出来不受控制的泪水,小脸蛋都被刺激的变了形啦。但不能否认,此时梨花带雨的她萌蠢极了。

“这个辣椒怎么这么冲!”吐舌扇风跳脚并未带来些许缓解,气急败坏却无计可施,“笨丫头,贪嘴!”懊恼的自责亦无济于事。

自己从小就喜欢辣椒,二十几年的辣的锤炼让自认为对辣椒已经无所畏惧。没成想今天,市场上的普通但火红诱人的菜椒却轻而易举的击败了久经考验的傲娇的嘴巴。

这种来自遥远南美洲的独特风味的蔬菜不依不饶地折磨着她娇嫩的口腔,唇齿间的火烧火燎如同无数举着火把的小人儿在嘴巴里狂欢,嘶哈喘气丝毫不能缓解这份滚烫,却如同鼓满的风箱在口中煽风点火,那尖锐的烧灼感混合着浓醇厚重的“后劲儿”刺激着敏感的味蕾,仿佛与神经相对接,顺着丰富的感官通道直捣天灵,在脑壳中肆意的炸响,驱散了所有的理智和情感,裹挟着炽热的元素幻化成滚滚洪流冲向四肢百骸,迅速占领了躯体,剿灭了所有拼死抵抗这份火辣的意志,在大汗淋漓中肆意的发酵增值,酝酿起浓浓的爱意,聚集,聚集,如同燎原的烈焰,升腾,升腾,卷起滔天的火焰,再次向着所有的感官反戈一击!摧枯拉朽之势头再次激扬,荡平了肉体,填满了血脉,在驰骋间慢慢平息,沉淀,升华.....被浸润的毛孔张开,缓缓释放出辣的精灵。大汗淋漓,如同一场极致的冒险,平静下来,被辣所改造的味蕾神经乃至整个身体为止一震,好似整个身体的气场被调动起来,舌头在欢腾,双眼被迷离,所有的细胞仿佛经过了一场盛宴,又仿佛被洗礼,被那火辣迷人的风味再次勾引着,渴望再来一次奇幻的受虐之旅!

这就是辣椒的迷人之处,使人欲罢不能,回味无穷!

“怎么啦宝贝儿?咋成这样了?”

看到急急忙忙扔下拖把跑过来的老公焦急的询问,棱角分明的脸上诚实的写满了关切,让人看了心里分外踏实。

“救星来啦!”她想。“嘶---快,快给我嘶---倒杯水!哈---嘶---”小手不停的扇,吐出来的舌头被辣的通红,眼泪从眼眶中涓涓流出...“你到底怎么啦?老婆”宽厚有力的一双大手左右扶住了她纤削的肩。

“辣呀!嘶---水水水!快倒嘶---水--哈--”,他看了被辣红了的媳妇,扫了一眼案板,立马排除了如刀子划了手锅盖砸了脚油烟机碰了头炒菜溅到油等一系列笨嘟嘟的老婆在厨房里常见的小事故,那么导致这个小妮子上蹿下跳的唯一原因就是---

“偷吃辣椒了吧!嘿嘿嘿”一颗心放回到下水里。“马上!马上倒水,我的傻老婆!”话音未落,人已经冲到饮水机前。

“不要叫我老婆!嘶---要叫--嘶---我老婆大人!嘶--要凉水!”

水来了,“怎么那么久!-嘶--辣死老娘了!”一口气灌下肚子,辣味稍退,能够忍受,但是嘶嘶吸冷气还是免不了的。

“再来一杯不?”“不要了,嘶--不那么辣了”。

他笑呵呵的看着被辣的狼狈的小妞,“再让你贪吃,嘿嘿,报应了吧?”白嫩嫩的粉拳迎面挥来,他笑着轻轻一让,可爱的小拳头砸在肩膀上,一点也不疼,就像是工作回家疲惫时她贴心的捶背。

“讨厌啦!人家都辣的着火了,--嘶--还在那里说风凉话啦!”最喜欢她撒娇的样子了!句句娇嗔如同刚满月小奶猫细爪上粉嫩的肉垫,轻轻地,柔柔地挠在心尖,喵!

微微一笑,一伸手就捉住了撒气的粉拳,拇指轻轻熨捻着她手背细嫩白皙的皮肤,如同天鹅绒般丝滑,右手变魔术般的从口袋里掏出一块大软糖,一咬撕开包装,向她的红润的唇间送去,轻轻一挤,啊呜一口,雪白的小兔牙轻柔的咬住了修长的手指,轻轻一顿,双唇一抿,连糖块带手指就含在口中,温润如绵。

舌尖淡淡一舔一吮吸,好似自己的魂魄随着指尖都被面前这个可爱的小妖精吸走了。

捉着她的小拳头,看着她的明亮的双眸,仿佛一道闪电在这厨房的空中炸响,点燃了他们之间的情欲。他知道今晚该做什么了。但是现在...

“刚擦地没洗手呢!”他轻轻想要抽回手指,她加重了力度咬住不放,眼睛里渐渐喷出欲望的火花,不知是被那小小的辣椒丝点燃,还是这块糖当了催化剂。

但是现在不行,因为他饿了,做那事必须要吃饱饭才能有战斗力,至少对他是这样。有时候,本能还是高过欲望。

“宝儿,你咬疼老公了”手指感觉到她的舌头推动着软糖,“乖老婆,送牙,听话啊,乖,快做饭吧,老公饿了”……“刚才我刷完你的鞋垫没洗手”。唰,指头顺利的抽回,指头上沾着口水还留有她可爱的兔牙儿印儿。

把指头放进自己嘴巴里,轻轻一吮,她的味道和糖果的味道,酸酸甜甜的。“脏死了”她含着糖块含混不清的嘟囔,小拳头再次招呼过来。老公手疾眼快,一把捏住她的俏挺的小鼻头,左右轻晃,嘻嘻一笑,看到她嘴巴含着糖块,腮帮子鼓鼓的,小嘴微微嘟起煞是可爱,亲不自禁俯下身迅速亲了一口,逃之夭夭。

“讨厌啦!占人家便宜!”,“谁让你那么可爱哦!宝贝儿,快做饭吧,你老公快要饿疯了”。

“就知道吃”她微微有点失落,“女人真的是奇特的生物啊,一块糖就能够燃起情欲,今晚一定要和你共度良宵,榨干你个大坏蛋哦!我真是个淫荡的小妻子啊!”念及此,她的面颊上不禁飞来一抹绯红,比刚才吃了辣椒还要烧的厉害。

“辣椒!嘿嘿”看到切了一半的辣椒,还有旁边抠出来的辣椒籽,她心念为之一动--

“要是辣椒能这么玩的话....哼哼哼...”一脸的坏笑,把眼睛都笑成了一抹月牙,半个辣椒偷偷装进口袋。

“该焖米饭了,还要冻点冰块”...

当天的晚饭吃得很香,在寒冷的冬里辣椒带给人的不仅仅是火热。自己十几年炒辣椒的经验不是盖的,把老公吃的汗流浃背,辣的稀里哗啦,但越吃越上瘾,欲罢不能。

二人世界就如同这盘炒辣椒,热气腾腾,红红火火。看着他狼吞虎咽,时不时辣的哀嚎连连,时而高呼过瘾,心中无比甜蜜。自己从小娇生惯养四体不勤五谷不分,好不容易学会做饭还就喜欢炒辣椒,虽然这个性子一点也不像辣椒,可是这十足的大小姐范儿。

勤快的老公很贴心,别人的老公大周末的不是出去打球就是窝在沙发上看球,而自己的老公堪称模范,不但赚取养家在行,更可贵的是爱家。干了大半天的家务,把家收拾的干干净净,照例晚上刷碗的活也放心交给他了,听到厨房稀里哗啦的碗碟相碰,欲火再次升腾。

“赶快准备”到卧室褪去外套外裤,文胸也解开了,换上可爱的粉色睡衣睡裤,故意没有扣上排的两个扣子,低头一看,胸前两个雪白的白兔微微探出,轻轻一抖,颤巍巍的弹性十足,甚是诱惑;舔舔嘴唇,把头发披散,稍稍揉乱,一甩头,飘逸如丝,对着镜中自己抛了个媚眼,挺胸翘臀,微微闭眼嘟嘴,一个飞吻抛给镜中的美人儿,反弹回来击中了自己,瞬间就醉了!

“我会不会有自恋的倾向啊”双颊泛上红晕,红扑扑的犹如某种倒霉的水果。

“赶快上厕所”,坐在马桶上,尿尿前伸手一摸,淡淡的蜜汁早已泛出,不禁更加期待即将到来的暴风骤雨。

“差点忘了!”她想起那个邪恶的小计划,拿出傍晚把自己折磨的欲生欲死的那半段辣椒。

再次权衡了一下,感觉这个计划还是可行的,而且能够带给双方从未有过的刺激感受。念及至此,小心脏砰砰砰的加压,压力之下下身的潮水更加泛滥。

“嘿嘿,亲爱的,就让老婆我带给你地狱般的快感吧!”一狠心,用力捏开了辣椒,火辣辣的汁水涂满了小手,“亲爱的,晚上给你来道你老婆的拿手菜--辣子鸡”。

可是这辣椒太辣了,沾到手上都感觉到火燎燎的痛,去洗了一遍手,用舌头舔了舔,辣味没有那么霸道十足,但是刺激绰绰有余,这才放心的去准备。

来到厨房,打开冰箱,冰块尚未完全冻硬,但可以使用。取出一半盛入杯中,看到丈夫还在水池边忙碌,高大健壮的身躯弯下腰,一根一根的仔细的刷着筷子。

端着盛满冰块的杯子,慢慢走向丈夫,他回头看了一眼,“夫人那,这么早换上睡衣,莫非要早早休息了?看着月色阑珊,正直良辰美景,若娘子早早睡去,岂不辜负了这...”边说边加快了手上的速度。

从背后靠在他身上,臂膀从后环着他的腰,丰满的肉蒲团压在他的背上,下巴支撑在他的肩膀,轻轻吸,品味着他身上青春夹着成熟的气息。一歪头,利用他宽阔的肩膀扶了下眼镜,环着腰小手一捏他肋下的皮肉,他条件反射地收紧肌肉,轻哼一声,这是他的温柔穴,百试百灵。

“少贫嘴,酸死个人!”轻轻咬一口他的肩膀,宽厚,坚韧。

“限你5分钟内收拾完毕哦...”转身,如同教练鼓励上场的队员那样调皮拍了老公的健美的屁股。

(ps:以下内容有部分性爱描写,可能会对您造成不适,谨慎观看)

靠躺在沙发靠背上,双脚支在茶几上,边看着电视边盘算即将实施的刺激的玩法,一边看着老公扫地拖地喂鱼。十五分钟过去了,他拉上窗帘,疲惫的栽倒在右侧的沙发上。

“老婆,给我三分钟,歇会儿”。但是,他下身支起来的小帐篷出卖了他。

“三分钟太久,你老婆我都没兴致了,唉”

“好宝贝儿,别呀,就一分钟,好吗!一分钟”。哪里给他解释,刚才在心里盘算预演的玩法早已经让她欲火焚心,恨不得立马把老公摁在身下一通狂暴蹂躏,可是那样太破坏美感了,要慢慢的,一点一点诱惑他,一定要自制!聪明的女人一定要能控制住自己的内心!

微微一笑,她往下躺了趟,给自己换个更舒服的姿势。轻轻挺胸,两团白玉呼之欲出。

“老公,我的脚好累哦,你帮我舔一舔啦!”把脚丫挪到了老公身边,要知道老公最吃这一套。

不出所料,他冲着自己这边歪倒,双手接住了这一双迷人的小脚。穿着雪白的袜子,袜子底部微微泛黄,但不甚明显,把脸埋在足底,有些潮乎乎的。深吸一口气,女孩子的脚很干净,细腻的肉香混合女生独有的臭袜子的味道,令人心旷神迷,心醉不已。

用牙齿尖衔着雪白的袜子轻轻褪下,鼻尖蹭到脚背细腻的肌肤,一股原始的冲动涌上心头,想要永远变成她秀足下的鞋子,永远紧紧贴着她的美足,爱护它保护它,直到海枯石烂。

仔细玩赏,她的脚丫是典型东方女子的脚型,整体修长,白嫩,脚掌瘦,几乎不盈一握,纤巧的血管若隐若现,脚踵细巧,脚趾纤长柔弱无骨,五枚可爱的脚趾白白的,整整齐齐码在脚掌前端,大拇指平直伸出,其他几个趾头依次递减,既不突兀,又显得规整有致,脚趾前端微微彭起,肉呼呼的呈现苹果红,可爱的趾甲珠光玉润,饱满丰盈。

伸出舌头,不敢亵渎这一双美脚,捧着它如同捧着自己的心肝,轻吻着脚背,柔嫩如雪,再往下,闻着脚趾,迷醉的脚香吸入肺中,直接被催化合成了欲望与激素,硕大的阴茎完全勃起。

伸舌头横着,从大脚趾到小脚趾掠过,弹在舌尖有如拨动琴弦般美妙,把脚趾含入口中,舌头挨个品味。个中奥妙只有丈夫方能体会。那时他们还在热恋,她总是抱怨脚丫冰冷,他就每天为她泡、搓、按、揉,本身就恋足的他每天面对着这一双绝美的诱惑,要顶着多大的压力才能够控制自己的内心的欲望啊!

但他没有亵渎她对他的信任,直到那天她问道,脚这么脏,每天揉自己这双臭脚不嫌弃吗?

他回答:在我心中你是最圣洁的,我愿意终身做你的鞋袜。

结婚后,他终于品尝到了她的脚的滋味,而她的脚自此再也不冷了。每次激情,只要她祭出自己这双小脚,就一定能够把他的心踩在脚下,屡试不爽。但是他享用完自己的脚就坚决不和他接吻了,虽然她也喜欢脚丫被舔噬的快感,但她还是传统观念,认为脚丫是脏的。而他则要彻底改变她的观念,这可不容易。

伺候完她柔嫩的脚丫,一路向上,开始啃她的小腿,此时这小妞早已舒服的呻吟不断,双手不停抚摸自己的左乳。

他修长有力的手指轻轻按向妻子的下体,“嗯”,她嘤咛,“小淫娃”他笑着,隔着睡衣轻柔抚触她的阴部,时而拧一下,摁揉一会儿,隔着睡衣再揪住她的小唇轻轻向外拉。

“等一等”正在娇喘的妻子突然坐起身,双颊红扑扑的,口中娇喘嘤嘤。

“怎么了宝贝儿?”他也坐了起来,“老公,我要吃鸡鸡!”伸手摸向他的下体,小巧的手儿都握不住他那硕大的雄性器官了。

“宝贝儿,今天怎么啦?怎么这么主动,平时你可不愿意的哦”

“嘻嘻,人家想犒劳犒劳你嘛,老公你忙了一天,鸡鸡也累了,让我给它打打气舒服舒服,好吗,好老公...”

根据历史上的经验教训,他意识到古灵精怪的老婆可能又想到什么花样了,但是是什么呢?一见到老婆红莹莹的樱桃小口,想到在她口中娇舌蠕梭,吸舔吮嘬,那滋味仿佛重入九天瑶池,直教人升腾魂魄,酥骨化神呐!“

老公你躺下别动,老婆好好慰劳慰劳你的小兄弟!”褪下他的衣裤,健美的肉体横在面前,饱满的肌肉让人忍不住想一口咬将下去。

咽了口水,她看到丈夫那硕大的凶器瞬间弹了起来,如擎天玉柱,如定海神针;暴突出来的血管盘轧,赤中带青,硕大饱满红嫩的龟头老气横秋地昂扬其上,傲视群雄。

昨日把阴毛刮了,所以那里显得十分干净;马眼上占有一滴晶莹的液滴,看着平日里把自己阴道填充满满的大家伙暴露在眼前任自己摆布,不由得再次咽了口唾沫,小口一张,向着那硕大的人中扑去,嘤嘤小口只含住了吹胀的龟头罢了。

淡淡的充满雄性激素的尿骚味--被戏称为“男人味”直直冲入鼻窍,吸入体内,被情欲催得高涨的身体分泌出来的种种奇特的化学物质巧妙地捕获,神奇的转化为无所不摧欲火,远远胜过辣椒所带给感官的火辣辣的刺激与享受。

含在口中的鸡鸡仿佛在舌头的刺激下更加胀大,微微颤抖,仿佛即将出击的毒蛇,蠢蠢欲动,想要冲击进入更深的秘境,也就是自己的喉咙。

看出他忍不住要在自己的口中突刺,她机灵的吐出凶悍的性器,干脆改成舔吧,粉嫩的小舌头从下到上,细细的品味着把自己操的翻白眼的大家伙,从饱满的蛋蛋到红润的龟头,再到柔嫩的马眼,一上一下细细耕耘,湿润了每一块肌肤。

此时的丈夫,被她的牙齿、嫩舌、温暖的口腔、紧紧包裹的粉唇肆意享用,自己的分身十分受用,闭着眼不由得仰起了头,腰下用力,努力前突配合着尽情吮吸自己的小妖精,连带着灵魂飞升天外,遨游九霄。

正欲成仙之时,突然,一阵奇异的感觉顺着鸡鸡敏感的神经传递到大脑。心一惊,立马坐起来,原来妻子用手给他..可是为什么感觉被撸过的地方热乎乎的呢?还有淡淡的火辣辣的味道?

“怎么了亲爱的?我弄疼你了?”“没有,就是觉得怪怪的...”。

“宝贝儿,怎么用手了呢?再给我舔舔好不好?”。娇媚的可人儿不答话,狡黠的大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可爱的脸蛋下憋不住的坏笑,柔弱无骨的双手还在不停地抚摸着刚才被舔噬的--一股不祥之感顺着他的鸡鸡油然而生--火辣辣的灼烧,并非是胯前这个迷人的小妖精的口舌造成的,而是她柔媚的小手,还有晚餐时候的----

“宝贝儿,你做完饭洗手了吗?怎么这么辣!”

“老公,你的反应好迟钝哦!怎么样?这份火辣辣和你的胃口吗?晚上给你做辣子鸡怎么样?”

“啊?你不是故意的吧?好烫!这是谋杀亲夫的节奏啊!”

呜呜哀嚎,他捂着鸡鸡在沙发上鲤鱼打挺、驴打滚、吕洞宾打狗、各种的翻腾,手的热度给这份炙热火上浇油,鸡鸡在火烧火燎的刺激中膨胀到了巅峰,龟头充血到紫红紫红,青筋暴起,虬龙髯虬张牙舞爪,如同一条即将被引爆的爆破筒,又像是一条疯狂的掘进机,想要顺着阴道一路摧毁下去......

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那位调皮的美娇娘捂着嘴巴笑得花枝乱颤前仰后合,等等,捂着嘴巴也是要付出代价的。

嘴巴上的辣让她从狂笑中清醒过来,看着狼狈的老公又是扇风又是吹气的给他的小兄弟降温解辣,感同身受。凡是要张弛有度,给他的刺激差不多了,要是再不采取措施,恐怕他会忍不住挥刀自宫的。

“老公表怕!我来替你解!”从杯中捞起一块冰块,连冰带水含了一大口,寒冰的刺激让牙齿酸痛,冰块抵到上颚,那寒气让脑壳发晕,实在坚持不下,一口咽掉冰水,吐掉冰块,带着满口寒气,包裹上了他被辣椒蹂躏的红肿的鸡鸡。

“轰”,脑中一片轰鸣!火辣地狱瞬间就被寒冰驱逐,刚才还在炼狱中煎熬的鸡鸡一下子被打入天堂!

刺骨的寒仿佛变成春日里缕缕清风,又如夏日里清甜甘冽的山泉,还似那冬日中的一抹寒阳,被驱散了辣意后说不清的舒坦!

火热渐渐退去,冰冷如寒流般裹挟了上来,本已在辛辣刺激下暴涨的性器犹如烧红的钢铁浇上一盆冰水那样淬了火,愈加刚硬,那冰火两重天的刺激下,再也按捺不住心中的猛兽,一把将可爱的小妖精抱上沙发,一个鹞子翻身,犹如饿虎扑羊,将那软媚无骨的嫩肉压在身下,手上加力,睡衣的扣子纷纷崩落,露出一双美艳无比的双乳。

在此偷个懒,借一阕古词描写:“拥雪成峰,挼香作露,宛象双珠,想初逗芳髻,徐隆渐起,频拴红袜,似有仍无,菽发难描,鸡头莫比,秋水为神白玉肤。还知否?问此中滋味,可以醍醐;罗衣解处堪图看,两点风姿信最都,似花蕊边傍微匀玳瑁,玉山高处,小缀珊瑚,浴罢先遮,裙松怕褪,背立银红喘未苏。谁消受,记阿候眠着,曾把郎呼。”

再向上看去,乌黑青丝如漆,肌肤如玉,美目流盼,樱唇含笑,笑魇如花,明艳不可方物。“宝贝儿”深情呢喃,吻向红火如椒的双唇。

“讨厌!脏死啦!刚舔过人家的脚,还要亲...呜呜...”

一番深情,两人几欲缺氧,交换的唾液富含丰富的信息素,也包含着火辣辣的浓郁的爱意,彻底点燃了彼此。

“宝贝儿,冰块还有吗?”

“有啊,怎么了老公?”

“嘿嘿,想不想体验一把炼狱飞升到天堂的感觉?”

“老公你再说什么啊?啊!轻点插哦...不要啊,好辣呀!你个大坏蛋,辣死老娘了!轻点插啊!哦---快去给老娘洗鸡鸡啦!喔....嗯...好热...哦....不要停....快停!冰块,老娘要冰块!快要到了...老公用力....啊.....”

又是周末。

“宝贝儿,晚上吃什么?”“辣椒”“......”“怎么了老公,不爱吃辣椒了么?”

“爱死了!别都切了哦,记得留一块”

………

“今天的辣椒怎么这么辣啊!呀,老婆,你记得冻冰块了么?”

“啊呀!对不起对不起!老公,我忘记了!.....”

【完】